調整字號: > >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宏觀政策 >>正文

    “失去耐心”的美聯儲,下一步會怎么做?

    |
    2019年07月06日09:51 21經濟網
     【免責聲明】本文為外部投稿,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TTEB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及數據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美聯儲6月FOMC會議決定,維持聯邦基金目標利率2.25%-2.50%不變。美聯儲聲明表示,美國經濟面臨的不確定因素有所增加,將采取適當措施以保證美國經濟持續擴張。與上一次決議的內容相比,本次決議內容明顯轉鴿。同時,美聯儲從聲明中刪除了“耐心”一詞。

    美聯儲趨向鴿派,是否足以挽救市場信心?

    自1月以來,美聯儲在聲明中常常把“耐心”掛在嘴邊,如今這個詞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 近期的表態,即美聯儲在“密切”關注經濟走勢,并準備“采取適當措施來維持經濟增長”。在5月份大幅回撤之后,風險資產對美聯儲的轉向做出了積極反應。美聯儲之前曾表示,如果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由于貿易不確定性損害了企業信心,將愿意降息應對。

    而6月議息會后美聯儲公布的點陣圖顯示,17名官員中有8名官員預計2019年將降息。主席鮑威爾承認這次是點陣圖首次發出降息信號,表示“美聯儲增加寬松政策的可能性一定程度上增強了”,縮表將按計劃進行,但尚未真正研究可能降息的規模。貿易及其他不確定方面的毫無進展,以及最近的通脹疲軟,是美聯儲作出決策的原因。但鮑威爾表示降息與否不只看貿易,貿易是對中期有影響的因素之一,還要看全球經濟增速本身,特別要看消費者支出是否擴張等。

    美債收益率持續倒掛,盡管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6月份企穩,但仍低于3個月的利率——這通常是經濟即將放緩的信號。避險需求和降息預期可能仍將是推動公債收益率下滑的主要因素。這種情況令人想起1998 年年底,由于擔心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和俄羅斯債務危機對美國銀行體系償付能力的影響,企業信心開始下降。這一次,貿易爭端帶來的不確定性,以及全球化可能出現的長期逆轉,正在削弱企業信心。

    美聯儲手上的是1998年的劇本嗎?

    1998年的解決方案是:三次降息和美聯儲策劃的銀行業紓困長期資本管理公司。這一次,相應的解決方案可能是更寬松的貨幣政策,以及白宮在貿易問題上更溫和的語調。美國會重演1998-1999 的翻版劇本——經濟增長加速回升嗎?

    盡管美聯儲目前暗示政策前景穩定,但它對疲弱經濟數據的容忍度可能正在下降。市場目前預計到今年年底將有兩次以上的降息。對投資者來說,關鍵是降息意味著衰退風險。自1982 年以來,美聯儲一直在衰退前降息。但降息并不意味著衰退立刻來臨。在1998 年美聯儲接連三次降息,比2001 年的衰退早了三年。當年信貸息差擴大,債券收益率和股市在降息前大幅下跌,與今天的情況沒有什么不同。

    然而,在1998年9月首次降息的12 個月后,風險資產實現了健康的回報,而信用質量較高的債券卻舉步維艱。值得注意的是,與美聯儲過往降息后的情況不同,高收益債券息差在1998 年并沒有大幅擴大——該息差擴大通常是投資者對經濟前景悲觀的表現,而當時的美國經濟確實強勁到足以讓美聯儲在1999 年6月恢復加息。在股市方面,當年美國股市表現強勁,但表現仍遜于新興市場。鑒于當時新興市場資產正從1997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中復蘇,而且投資者在美聯儲開始放松貨幣政策之前,就對之前高息環境對于新興市場資產擔憂,因此降息后刺激新興市場資產的反彈,這并不令人意外。

    總體而言,當前前景不明。因此,投資者應傾向防御組合。

    回顧1998年,再綜合當下的情景,筆者有三個關鍵的結論:首先,雖然我們仍對近期全球經濟前景感到擔憂,美國國內制造業、投資和貿易都已經走軟,企業和農業從業者對貿易問題更加關切,但當前美國經濟,尤其是消費者層面、勞動力市場指標仍然保持強勁,我們不認為這是經濟周期或股市牛市的結束。因此,風險資產走弱與波動的風險加劇應該是短期干擾,對風險資產我們采取尋求抓住機遇、逢低買入的策略。

    其次,美聯儲溫和的轉向應會繼續推動投資者對收益率和利差相關策略的需求。貿易不明朗性高企可能令增長預期承受壓力,使收益率受限。我們將未來12 個月的美國10 年期國債收益率預期降至2.25-2.50%區間,并認為一旦全球經濟增長轉而上行,收益率有走高的風險。增長和地緣政治風險增強令我們小幅提高對高質量的發達市場投資級政府債券和公司債券的投資,這些債券可作為市場波動的對沖工具。并傾向于對沖發達市場投資級債券的貨幣風險,以降低債券配置的整體波動性。

    最后,在全球一些地緣政治不確定性的推動下,加上美聯儲任何進一步的鴿派轉向可能是出于對增長的擔憂,市場波動將構成未來幾個月風險資產前景的關鍵因素。我們建議在多元資產配置中采取更謹慎的方法,將投資分散于高質量的發達市場債券和非核心資產,這些資產在過往的避險環境中與傳統資產的相關性較低。對投資者來說,靈活一點、敏捷一點,投資組合向防御性組合傾斜是必要的。


    標簽:
    分享到:0
    浙江華瑞信息資訊股份有限公司(棉紡織信息網)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任何個人、單位或網站不得擅自轉載或抄襲
    澳洲快3玩法介绍